每日最新句子速递平台 第一时间了解互联网的新鲜句子。
当前位置:主页 > 经典散文 > 抒情散文 >

谈未名社的诗歌与散文创作

发布时间:2019-06-09 11:13 类别:抒情散文

内容摘要:谈起未名社,论者一般首称其在外国文学翻译——尤其是苏俄文学翻译方面的贡献,鲁迅在《忆韦素园君》中对此有过一段介绍:“自素园经营以来,绍介了果戈理(N.而翻译之外,未名社同人自己的创作成就其实也斐然可观,鲁迅在前面那段话后面即又接道:“丛芜的《君山》,静农的《地之子》和《建塔者》,我的《朝花夕拾》,在那时候,也都还算是相当可看的作品。”鲁迅的概括很精练,但文体列举全面,未名社诸人对小说、诗歌、散文和戏剧确实都有尝试,且表现不凡,只是后来的研究者囿于小说文体中心的惯性及鲁迅日后曾称韦丛芜“神驰宦海”的讥评,对未名社的创作阐释大多偏重于以台静农为代表的乡土小说。

关键词:散文;鲁迅;君山;韦素园;创作;台静农;诗歌;翻译;小说;诗人

作者简介:

  谈起未名社,论者一般首称其在外国文学翻译——尤其是苏俄文学翻译方面的贡献,鲁迅在《忆韦素园君》中对此有过一段介绍:“自素园经营以来,绍介了果戈理(N.Gogol),陀思妥耶夫斯基(F.Dostoevsky),安特列夫(L.Andreev),绍介了望·蔼覃(F.Van Eeden),绍介了爱伦堡(I.Ehenburg)的《烟袋》和拉夫列涅夫(B.Lavrenev)的《四十一》。”又说这些译作,“在文苑里却至今没有枯死的”。而翻译之外,未名社同人自己的创作成就其实也斐然可观,鲁迅在前面那段话后面即又接道:“丛芜的《君山》,静农的《地之子》和《建塔者》,我的《朝花夕拾》,在那时候,也都还算是相当可看的作品。”鲁迅的概括很精练,但文体列举全面,未名社诸人对小说、诗歌、散文和戏剧确实都有尝试,且表现不凡,只是后来的研究者囿于小说文体中心的惯性及鲁迅日后曾称韦丛芜“神驰宦海”的讥评,对未名社的创作阐释大多偏重于以台静农为代表的乡土小说,而对其他成员和成员的诗文创作关注相对不够。

  未名社诸人中,以韦丛芜的诗艺最高,他著有长诗《君山》和诗集《冰块》。《冰块》卷首引了《我踯躅,踯躅,有如幽魂》中的两句作为题词:“消不了的是生的苦闷/治不好的是世纪的病。”这两句应是韦丛芜对自己诗歌创作的心境和情绪的概括。他开始写作时正赶上五四落潮,大时代的幻灭情绪和他青春的幽怨融会在一起,让他的创作成了“生于离乱时代的一个孤寂的灵魂的自白”,其诗风凄婉,意象绮丽,介于浪漫主义和现代主义之间,又时时夹缠晚唐式的古典感伤主义的遗绪。

  《君山》长40节,600余行,与朱自清的《毁灭》、冯至的《吹箫人》《蚕马》、白采的《羸疾者的爱》、朱湘的《王娇》等相呼应,构成中国新诗早期阶段的长诗阵营。沈从文曾称《君山》是“中国最长之叙事抒情诗”,又说它“明白婉约,清丽动人”,“叙事抒情”之谓其实已可见这首诗并非纯粹的叙事诗,而有着浓郁的抒情况味,“明白婉约清丽”等也不尽皆然,实际上这首诗线索潜隐、回环往复。韦丛芜写作《君山》与自己的一段感情遭遇相关。1923年,时在湖南岳阳上学的他在火车上邂逅了岳阳某教会学校的两姐妹,也即诗里的“白云”和“山女”,三人堕入情网,开始一段注定虚空的爱情。君山即洞庭山,山上有二妃墓,相传是舜帝两位爱妃娥皇、女英的埋身之所。全诗以“君山”为题,显然有将自己的这段三人恋比附传说中的斑竹之泪的坚贞之志。诗人在诗后注明,全诗写于1923年2月至1925年7月,这段时间正好是新诗审美探索的一个关键期,小诗、湖畔诗社、新月派和前期象征诗派都有不错的实践。而《君山》则体现出一种综合之美,其谱写爱情的缠绵相思和恋爱心理大胆质直,和湖畔诗人的爱的纯粹相似;其对格律、音韵、诗行排列的讲究与新月诸人有不谋而合之处;其意象的运用、诗思连缀的方式又有些象征主义的风味,显现出诗人不凡的艺术天性和对诗坛动向的关注。此外,全诗还有两点显现出诗人特别的匠心:其一,感情的“放”与诗行的“收”兼顾,始终把全诗笼在一种饱满的张力中。鲁迅评价这首诗,说它“和作者的年纪一样,是‘青’的”,这其实点出了这首诗青春写作的特质,情感不加节制,易把纤细的情绪放大,如诗中自言的“不能制止心潮的泛滥”。为了平衡这种过热的情思,诗人的办法是用一种相对较短的诗行,将泛滥的感情凝定在婉转排列相对整饬的短诗行中,像把洪流导入河道。其二,有节奏变化的复沓手法的大量运用,营造出一咏三叹的韵致。如第一节中不断将“夜幕中卧着一座荒凉的野站。/月台上耸着三个黑黑的人影。/冷风在衰草上飕飕作响,/飘飘地摆着台上人的衣裙/”4句反复,但反复中或有字词的增减,或有顺序的调整,既避免一味重复的冗余,又很好地烘托出初次相见的气氛。又如最后几节,从“我披着松荫默坐”到“柳荫下坐着我独自一人”再到“月光下我独在林边伫立”,几个场景的过渡像电影的溶镜头一般,勾勒出失恋的诗人徘徊难遣的惆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