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句子速递平台 第一时间了解互联网的新鲜句子。
当前位置:主页 > 唯美图片 > 可爱 >

从寸草不生的南海戈壁到美丽可爱的海上家园——带您走进西沙中建岛丨足迹

发布时间:2019-06-11 18:49 类别:可爱

  央广网三沙6月10日消息(记者李悦 彭洪霞 肖炬鹏)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我一上来惊呆了,我不知道中建岛这么小、这么寸草不生,什么都没有,交通极度困难,怎么说呢,都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说话的这位老兵名叫巫瑞孔,是海军中建岛守备部队成立时的首批队员。在他的回忆中,那时的中建岛上除了一栋刚刚盖好的主楼,就是茫茫白沙滩。

  “没有七分英雄胆,休上中建白沙滩”

  巫瑞孔表示:“气温普遍都40度、50度高温,几个月拉一次水,没有青菜吃,靠维生素维持身体,非常难受。”

从寸草不生的南海戈壁到美丽可爱的海上家园——带您走进西沙中建岛丨足迹

界碑(央广记者 彭洪霞摄)

  中建岛是西沙群岛的西南门户,面积不足1.2平方公里,是一个由珊瑚沙和贝壳残骸堆积而成的荒滩,素有“荒岛”“火岛”“风岛”和“南海戈壁”之称,自然环境恶劣,战略地位却十分重要。从上世纪70年代至今,这里都只有驻军没有居民。能有机会到中建岛蹲点调研,我既兴奋又期待。可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上中建岛要经过那么多的周折,会那么不容易!

  记者说:“船晃得特别厉害,上下左右摇摆毫无规律,如坐大海过山车一般,很多记者都出现了晕船呕吐的反应。”

  在西沙守岛官兵中,流传着这样一句话“没有七分英雄胆,休上中建白沙滩”,这似乎也是我上岛交通难的真实体验。从北京飞海口,再从海口飞三沙市永兴岛,接着换乘补给船,又经过十几个小时的海上航行和翻江倒海的晕船折磨之后,我终于抵达了中建岛。

从寸草不生的南海戈壁到美丽可爱的海上家园——带您走进西沙中建岛丨足迹

中建岛码头(央广记者 彭洪霞摄)

  听了我的上岛经历后,迎接我们的中建守备营营长范期宏却微笑着说,现在三沙市每天都有直达海口的航班,往返于三亚和西沙的游轮,也可以为驻岛官兵提供服务,比起以前,人员上下岛的交通时间已经缩减了一多半,“我们曾经有个战士希望带点小鸭过来养,在三亚等交通等了20天。到了永兴到琛航,又因为天气的变化又等了30天,琛航到这边20天,他买的小雏鸭回来的时候都(快)下蛋了。”

  “海角田园”让他们告别老三样

  前些年交通不便,影响最大的就是物资补给。所以采访的第一站,我选择来到中建岛最有名的菜地,它有个好听的名字叫“海角田园”,在一代代守岛官兵背土上岛开垦种植的努力下,如今它已初具规模。

从寸草不生的南海戈壁到美丽可爱的海上家园——带您走进西沙中建岛丨足迹

中建岛“海角田园”蔬菜大棚(央广记者 彭洪霞摄)

  记者:“菜地的面积有多大呀?”

  谭玉金:“370平方米。”

  记者:“种了多少种蔬菜呢?”

  谭玉金:“现在天气炎热,是种菜的淡季,大概有十个品种。”

  在菜地里,下士谭玉金正和几名新兵割韭菜,他说今天晚上,食堂要包饺子,韭菜鸡蛋馅儿的,“现在种的有辣椒、有韭菜、有丝瓜、还有苋菜。我们现在每天都能收获自己种的新鲜蔬菜。”

从寸草不生的南海戈壁到美丽可爱的海上家园——带您走进西沙中建岛丨足迹

中建岛“海角田园”蔬菜大棚(央广记者 彭洪霞摄)

  离开菜地,来到食堂。炊事班正忙碌着准备午饭,冻库、冷库里鸡鸭鱼肉海鲜青菜一应俱全。按照范营长的话说,当年就着酱油、维生素下饭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以前长期的都是吃的老三样,腐竹、粉丝和海带,(后来)我们建了冷藏库,建立了冻库,便于我们的新鲜蔬菜长期储存,我们才改变了官兵的餐桌,对我们来说已经非常知足了。”

从寸草不生的南海戈壁到美丽可爱的海上家园——带您走进西沙中建岛丨足迹

餐厅一角(央广记者 彭洪霞摄)

  谈话间,我随着范营长来到了官兵宿舍楼,房间里凉爽的空调风迅速把我从高温炎热中解救出来。据范营长介绍,2000年之后,大功率发电机和海水淡化机相继上岛,改变了中建岛官兵用电难,淡水短缺的历史。

  范营长说:“从建队以来一直到2000年前后,我们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能够在上面生存下去。我们官兵刚开始是定量分水,官兵每人每天有一脸盆的水,到后期水不够了,一人就一牙缸的水,真的是守着大海没有水喝,淡水贵如油。2012年我们岛上上来了海水淡化机,彻底告别了缺水的状态。其次就是电的变化,之前没有电,一到晚上整个岛上没有灯光,到后期配上了柴油电机,刚开始总装机容量就40千瓦,后来总装机容量到了300、400,1000,到2005年过后我们开始全时发电。”

从寸草不生的南海戈壁到美丽可爱的海上家园——带您走进西沙中建岛丨足迹

温馨的营区(央广记者 彭洪霞摄)

  电力的全时保障,让电视和光碟机走进了守岛官兵的生活,彻底改变了夜幕降临后,官兵们只能围坐在码头数星星的单调时光,外界的讯息可以第一时间传到小岛上了。四级军士长郭丹阳驻守中建岛已经16年了,他回忆说,那时候每天晚上大家围坐在电视机前看新闻,扮演电视剧里的经典人物是一天中最热闹的时候:“一看电视特别热闹,就一个电视还是卫星波的那种。有的时候没有信号,就看光碟,翻来覆去地看,所以有时候里边的经典语句看多了自己都能复述了。”

  从遥不可及到“触手可及”

  班长邱华吟诵诗歌:“你是海,用无限的宽广,爱着我,也爱着小岛。只因为,你最亲的爱人我,驻守在小岛上。”

  这是三级军士长邱华十年前写的一首诗,名叫《岛恋》,表达了他对远方妻子的思念。邱华说,写这首诗的时候,岛上已经有了一部电话可以和家人联系,但由于距离实在遥远,信号不稳定,每个人每次打电话只有三分钟,几句寒暄下来报个平安,就再没有时间诉说思念,只能将感情寄托于一封封往来的家书中。

  邱华说:“那时候一天给我妻子写一封信,补给船25天来一次,我就写了25封,一次性让补给船帮我带到大陆去。我老婆那边也是一样,到我们岛上,你不舍得一次全看了,一天看一封。在情感上那时候就感觉岛上很孤独,因为没有手机,对外界只能靠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