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句子速递平台 第一时间了解互联网的新鲜句子。
当前位置:主页 > 唯美图片 > 情侣 >

出租屋内洗个澡,这对情侣走了……(组图)

发布时间:2018-12-29 16:04 类别:情侣

出租屋内洗个澡,这对情侣走了……

出租屋内洗个澡,这对情侣走了……

出租屋内洗个澡,这对情侣走了……

出租屋内洗个澡,这对情侣走了……

出租屋内洗个澡,这对情侣走了……


  打算第二天回家给父亲过生日,却再也没有机会跟父亲说一句“生日快乐”。王磊、叶丹是一对年轻情侣,近日因一氧化碳中毒,在沙坪坝区井口街道南溪村青龙咀经济合作社的一间出租屋内身亡。两人都是家里的独生子女。

到昨天,死者家属与房东之间仍未就赔偿问题达成一致意见。

悲剧

年轻情侣出租屋内身亡

王磊20岁,女友叶丹19岁。昨日上午,王磊的母亲吕文琼在南溪村的一间出租屋前,哭得瘫坐在地上。一位七十多岁的婆婆也跪在地上大哭,嘴里不时念着孙女叶丹的名字。

15日,王磊、叶丹在这间出租屋内身亡,屋内的一包薯片还放在桌子上。叶丹的妈妈袁女士说,薯片是女儿最喜欢吃的零食。

11日(正月初二),王磊从涪陵老家赶回主城,前往巴南区拜访叶丹的家人。15日那天,他俩回到王磊父母租下的出租屋里,准备第二天一起回到涪陵,给王磊的父亲王世才过40岁生日。届时,双方父母再详细商量王磊和叶丹的婚事。

可惜,王磊和叶丹没等到这一天。王世才的生日,也是在悲痛中度过的。2月15日晚,回到出租屋的叶丹给婆婆打了个电话报平安,就没音讯了。

王磊的舅舅吕文学说,当晚,王磊的父母给两人打电话,一直没有人接。16日中午,王世才让住在双碑的吕文学过去看看是不是出事了。从房东那里拿到钥匙后,吕文学进门发现屋内的灯和电视都是开着的。吕文学走进厨房后吓了一跳。“王磊头朝外躺在地上,一只手搭在卫生间门口,叶丹倒在王磊身上。两人身子是冰凉的,已经没有呼吸了。”当时,两人都是裸体,热水器并没有开。吕文学估计,两人是洗完澡准备出来时倒下的。

死因

一氧化碳中毒

这间出租屋是王磊的父母四年前租下的,面积只有十多个平方,房间里摆着两张双人床,中间用一个衣柜隔开。往里去就是厨房和卫生间,其中卫生间最小,只有一个多平方。租金每个月200元,不收押金。

一年前,这间出租屋被盗,放在家里的几千块钱没了。经和王世才商量,房东牟许芬用砖头将厕所的通风口堵得严严实实。屋里的天然气热水器是牟许芬私自接上的,没有排烟管道,只有一块隔热板,厨房和卫生间的唯一通风口,就是一个换气扇。警方调查后表示,两人死于一氧化碳中毒。

下个月,就是叶丹的生日了。双方父母这一周来,眼泪都快哭干了。儿子去世后,吕文琼茶饭不思,瘦了近10斤。

调解

双方仍未达成一致意见

死者家属提出牟许芬应赔偿男女双方家人各10万元,而牟许芬表示拿不出这么多钱。尽管井口街道南溪居委会一直在调解,但双方仍未就赔偿问题达成一致意见。

南溪居委会副主任刘钢介绍,事发头两日,死者家属来了四五十人,现在留在村里的也有二十多人。“居委会的会议室、接待室,包括我们的办公室,都腾出来给他们使用了。”这一周,他们就睡在居委会里。

出了事,牟许芬也很烦,一直在抽烟,拒绝了记者的采访。刘钢说,牟许芬家里的经济条件并不算好,丈夫又得了重病,确实一下子拿不出这么多钱。目前,双方仍在协商。

律师

如何划分责任需法院裁定

重庆丽达律师事务所律师涂绪认为,房东私自搭建违章设备,肯定需要承担法律责任。如果协商不成功,进入司法程序后,房东需要承担多少责任,还需由法院根据实际情况裁定。

“房东是否告知租客热水器存在一定安全隐患,有无提醒租客使用时注意;租客在租房时是否知晓热水器是违章搭建;租客在使用时有没有因自身原因封闭门窗造成空气不流通都是需要考虑的方面。”

燃气热水器工作时需要氧气,如果门窗紧闭空气不流通的话,有限的空间内氧气会越来越稀薄直至缺氧。这时,燃气热水器工作产生的尾气又不能及时排出,人体吸入后很快就会中毒。如果市民在洗澡过程中没有保证空气流通,很容易酿成惨剧。

【966966感谢乐女士提供线索】

这间出租屋内的热水器并无排烟管道。

死者家属在出租屋外失声痛哭。重庆晨报见习记者 苑铁力 摄

新闻纵深>

井口街道位于沙坪坝区东部,辖4个村,常住人口3.4万。是一个较典型的“城中村”。刘钢介绍,南溪一共有大大小小205家企业,有六七千打工者都在南溪租房子。

据南溪居委会统计,辖区内95%的居民都出租了自己的房屋,当起了房东。刘钢说,这已经成为当地居民提高收入的一个重要方式。

与此同时,如何进行有效的管理成了困扰居委会的一大难事。这里的居民法律意识都比较淡薄,只要双方口头同意,即可完成房屋租赁。

本组文/重庆晨报记者 王鑫 顾晓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