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句子速递平台 第一时间了解互联网的新鲜句子。
当前位置:主页 > 诗句大全 >

王英辉:深情的诗句 伟大的爱情

发布时间:2019-06-09 17:48 类别:诗句大全

1930年10月24日,杨开慧被捕。面对穷凶极恶的国民党长沙警备司令部“铲共队”的种种威逼利诱,严刑拷打,杨开慧坚贞不屈,大义凛然:“你们要打就打,要杀就杀,要想从我的口里得到你们满意的东西,妄想!”“砍头只像风吹过!死,只能吓胆小鬼,吓不住共产党人!”敌人逼问她毛泽东的去向,要她公开宣布与毛泽东脱离夫妻关系,杨开慧斩钉截铁地回答:“要我与毛泽东脱离关系,除非海枯石烂!”。

1930年11月14日,杨开慧英勇就义于浏阳门外识字岭(位于现今长沙浏城桥识字岭处,有其纪念石像),年仅29岁。

王英辉:深情的诗句 伟大的爱情

杨开慧烈士手迹

在烈士就义半个多世纪之后的1982年3月10日,政府部门修缮杨开慧烈士故居——长沙县开慧乡板仓杨家老屋时,从杨开慧卧室后墙离地面约两米高处的泥砖缝中发现了一叠杨开慧的手稿。据修建工人介绍:手稿是他们自上而下拆墙的过程中,拆至第五行砖时发现的。手稿是整齐的折叠在一起,直放在砖缝中,砖缝外面糊上了一层沙灰,这个地方看去与整块墙面的外表没有什么差别。

手稿共12页,其中3页为官堆纸,每张纵24.3、横51.8厘米;9页为深绿色方格毛边作文纸,每张纵22.8、横26.8厘米。行文系用毛笔从右至左竖行书写。手稿共约4200余字,行草字体,字迹清秀流畅。由于藏在墙缝内50余年,纸张发黄,有几页一些字迹略有残缺。

手稿原由杨开慧故居纪念馆收藏。为了更好地保护手稿,省文化局派人将其征集交湖南省博物馆装裱入库珍藏。同年7月下旬,省文化局根据省委负责同志关于组织专门小组,对杨开慧手稿进行整理研究的指示,组织了“杨开慧同志手稿整理研究小组”,随即对手稿进行了整理和研究。

手稿中共有完整的材料7篇:(1)《从六岁到二十八岁》(自传体散文,写于1929年6月20日);(2)《偶感》(五言诗,写于1928年10月);(3)《给一弟的信》(没有发去,写于1929年3月);(4)《见欣赏人头而起的悲感》(文,预备寄《京报》莫愁的,没有寄去);(5)《女权高于男权?》(文,预备寄莫愁的,没有寄去);(6)《寄一弟》(新体诗,没有发去,写于1929年农历4月初8日);(7)《寄一弟》(信)。此外,另有一篇《寄爱》(没有发去,缺文)。整个手稿的写作时间为1928年农历10月约至1929年农历6月。

王英辉:深情的诗句 伟大的爱情

其中一件题为《偶感》的诗篇,是思念远方亲人,真情实感溢于言表的作品,写作时间大约在1928年的初冬。

天阴起朔风,浓寒入肌骨。

念兹远行人,平波突起伏。

足疾一否痊?寒衣无人语。

孤眠谁爱护,是否亦凄苦!

书信不可通,欲问无人语。

恨无双飞翮,飞去见兹人。

兹人不得见,惆怅无已时。

诗中“远行人”指的是毛泽东。毛泽东于1927年10月,率起义部队上井冈山,曾患足疾生疮,行走不便,作为妻子的杨开慧时刻挂在心上。诗中“足疾一否痊”?即指此事。遗憾的是毛泽东生前一

直不知,也无不可能知道杨开慧写的这首怀夫诗。

今天,虽然未能找到毛泽东写给开慧的那些情意绵绵的爱情信,但恋爱时期毛泽东写给开慧的一首词——《虞美人》,读来同样令人感慨万千。此词如下:

堆来枕上愁何状,江海翻波浪。 夜长天色总难明,寂寞披衣起坐数寒星。 晓来百念皆灰尽,剩有离人影。 一钩残月向西流,对此不抛眼泪也无由。

这首词通过深夜愁态和拂晓抛泪的描写,表现了毛泽东对开慧无限思念和关心的深情厚谊,使毛泽东倾爱开慧的一颗赤诚之心跃然纸上。

当年的杨开慧,对恋爱中的毛泽东是如何地一往情深,我们虽也未能找到片言只字,但从自传中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那一颗圣洁无瑕的爱心。她说:“自从我完全了解了他对我的真意,从此我有一个新意识,我觉得我为母亲而生之外,是为他而生的。我想像着,假如一天他死去了,我的母亲也不在了,我一定要跟着他去死!假如他被人捉去杀了,我一定要同他去共这一个运命!”

1957年1月,毛泽东的十八首旧体诗词在《诗刊》创刊号发表,当时在湖南长沙第十中学担任语文教员的李淑一(1901--1997)拜读后,回想起毛泽东早年曾用“虞美人”词牌填过一首词赠与杨开慧,但除记得头两句外,其余记不起来了。已经有三年没有写信给毛泽东的李淑一,就在1957年春节给毛泽东写了一封贺年信。信中谈了自己读毛泽东诗词的感想,还附上了自己在1933年夏悼念丈夫柳直荀的那首《菩萨蛮惊梦》,同时还请求毛泽东将过去赠杨开慧的《虞美人》全词抄赠给自己。毛泽东收到李淑一的信后,有感而发,遂写下了《游仙赠李淑一》这首词。

957年5月11日,毛泽东给李淑一写了一封信,信的全文是:

淑一同志:

惠书收到。过于谦让了。我们是一辈的人,不是前辈后辈关系,你所取的态度不适当,要改。已指出‘巫峡’,读者已知所指何处,似不必再出现‘三峡’字面。大作读毕,感慨系之。开慧所述那一首不好,不要写了吧。有《游仙》一首为赠。这种游仙,作者自己不在内,别于古之游仙诗。但词里有之,如咏七夕之类。……暑假或寒假你如有可能,请到板仓代我看一看开慧的墓。此外,你如去看直荀的墓的时候,请为我代致悼意。你如见到柳午亭先生时,请为我代致问候。午亭先生和你有何困难,请告。为国珍摄!

毛泽东主席信中所说的这首作品,便是后来广为传唱的《蝶恋花答李淑一》:

我失骄杨君失柳, 杨柳轻飏直上重霄九。 问讯吴刚何所有, 吴刚捧出桂花酒。

寂寞嫦娥舒广袖, 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 忽报人间曾伏虎, 泪飞顿作倾盆雨。

读到这首作品的每一个人,心里都会明白,毛主席这首词中提到的“骄杨”便是他当年的亲密战友和亲爱伴侣杨开慧同志。我们也会从内心深处升腾起对伟大先烈无限的景仰和怀念之情,对他们伟大爱情的无比歆羡之情!

本文最初发表于《看今朝》杂志

1:未设立原创标记的稿件,一律没有稿酬。

2:平台文章作者在正文标题下方。大标题下方原创后的“岐山作家”为平台打赏账户,欢迎大家为中意的作品打赏。

3:设立原创标识的文章,由读者自愿打赏,打赏金额自愿。

2018.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