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句子速递平台 第一时间了解互联网的新鲜句子。
当前位置:主页 > 笑话百科 >

1980年,我第一次见到沈从文……汉学家金介甫回忆首部传记

发布时间:2018-10-07 05:18 类别:笑话百科

1_meitu_1.jpg

▲说起沈从文湘西语言的神妙,金介甫和张新颖都忍俊不禁。

“我1980年终于有机会来北京拜访在中国社科院德高望重的沈从文先生时,发现他充满童趣,不像一个老头儿,倒像调皮的小孩子。”国庆长假前夕的思南文学馆,把一个月圆之晚献给了沪上众多喜爱沈从文的拥趸,有四位听众不过瘾地从上外的讲座追随而来,因为,这次的主讲是来自美国的汉学家、首部《沈从文传》的作者——Jeffrey C.Kinkley,他的中文名字叫金介甫。1977年,哈佛大学历史系的他写就了博士毕业论文(后改为《沈从文笔下的中国社会和文化》出版),此后,这篇论文修缮后的《沈从文传》分别在美国和大陆、台湾出版。时隔38年,上海雅众文化以《他从凤凰来——沈从文传》于两个月前再版,再度掀起文学研究者和爱好者的满腔热情,同场的嘉宾有在2014年、2018年先后出版了《沈从文的后半生》《沈从文的前半生》的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张新颖。凌宇、邵华强、符家钦、向成国、糜华菱,聂华苓、韩素音、林蒲这些海内外华人研究者的名字不断被当事人提及,版本学家陈子善现场补充了1980年拜会沈从文细节,遥应了当晚的主题《沈从文传记的30年之旅》。

在沈从文去世30周年的这个晚上,说不尽的沈从文和沈从文研究。

微信截图_20181006102632_meitu_2.jpg

▲海内外两位沈从文研究的权威学者同台,吸引了众多爱好者和研究者。

46年前为何要研究已经没有人读的沈从文

研究沈从文,对1972年的美国哈佛大学历史系博士生金介甫来说,完全是因为对中国近现代历史、地理感兴趣,与文学家沈从文似乎还隔了一层。但是,如俗语所言“一开弓就没有回头箭。”

在思南文学馆现场,说着流利中文的金介甫打开尘封46的记忆之门。“当时哈佛盛行从口述文学中了解历史,一位研究清朝历史和越南历史的老师,看了王瑶的《中国新文学史(初稿)》,建议我做进一步了解。”最初美国的汉学家都是从白话文以前的历史中来了解中国士大夫的观点,但是,新文学史给他们打开了新的维度。1975年,金介甫赶到纽约唐人街的书店里搜购沈从文著作,对方不屑地说:沈从文?谁也不读他的书了——他已是个老头儿。事实不然,金介甫已从夏志清的文学史中看到了1.3万字的高赞誉——沈从文是和鲁迅同时代的作家,是1930、40年代最优秀的中国现代作家之一。而哈佛图书馆里的辞典中,也将沈从文列为那个年代的一流作家。但是,1970年代前后,沈从文的小说散文在大陆甚至台湾都不再被研究,继而罕见;沈从文本人也在1950年代初转行开始了他卓有成效的文物研究,写出像《中国古代服饰研究》这样的大书。

未命名_meitu_1.jpg

▲左图:回忆46年前的往事,金介甫感到恍如发生在昨天,他说,自己的传记也已经30多岁了。

右图:新书《他从凤凰来——沈从文传》

然而,对于沈从文笔下的湘西、军阀割据、苗民有浓厚兴趣的金介甫搁不下这些谜。从1972年到1976年,他在美国各大高校中文图书馆的期刊上搜寻沈从文更多的作品,于1977年写成了博士论文。但是,谜并没有被研究对象本人来解开。

1979年,中美正式建交。1980年夏天,金介甫成为第二批赴华公费留学生,留学单位是沈从文所在的中国社科院。对于公费留学生的身份,金介甫在现场不免依然有些自豪。

这是他的5个月解谜之旅。

1980年拜访,写就了第一部本人同意的传记

尽管美国中美学术交流委员会给了金介甫留华奖学金,但沈从文本人是否同意接受采访呢?因为此前聂华苓要采访要求,被沈从文婉拒了。

*我们一同游了长城、香山、天坛

金介甫介绍,和他同时代,海外也有一些人在研究沈从文。聂华苓1972年从存在主义角度写了沈从文传,她觉得沈从文和萨特等有相似处;韩素音也关注沈从文,并认为沈从文很快会赴美探亲,因为张兆和先生(其夫人)的妹妹张充和嫁给了美国耶鲁大学的汉学家傅汉思;悉尼大学也有人在1976年写了博士论文,美国高校另有一位叫麦克唐纳的人也在研究沈从文。“我想,他愿意见我是因为当时中国友协的路易·艾力刚去过湘西考察苗民的歌谣,他向沈从文介绍了我;另外,最大的原因是因为我是唯一的、和沈从文一样对湘西军阀混战史有浓厚的兴趣的人。”用金介甫自己的话说,他的《沈从文传》“是传记和地方志”两个不同版本的合成。记者阅读了前200页(共400页),在第一节“沈从文的童年”出现前,有整整10页的苗汉历史阐述。正因为历史学者的考据严谨,金介甫先生的第一部传记,成了所有研究者的必看。张新颖现场坦言,自己写沈从文前半生和后半生,对此也做足了功课。

微信截图_20181006130314.png

▲依据金介甫的博士论文翻译成的《沈从文笔下的中国社会与文化》

金介甫是幸运的,32岁的他来到北京,中国社科院给他配了一个助手,他12次拜访了沈从文,每次都有3-4小时长谈,随后还去了上海、湘西,“每个地方都需要粮票”。对金介甫而言,是收获了学问和友谊;对沈从文而言,张新颖评价:“这位美国小伙子走进了他的生活,从研究者扩展为生活者,让晚年沈从文颇感温暖。”沈从文陪他游览长城、天坛,在香山,一定分享了沈从文当年在香山于亲戚熊希龄手下做事,如何与丁玲、胡也频夫妇交往甚密的往事。现场展示了当年这对忘年交同框的珍贵照片,照片上两人的神情都颇为开怀。

“我们交流时,张兆和先生会做翻译,一些很难写的地名,沈从文先生会直接写出来,他充满童心,评价一些名人时,很调皮。”金介甫说此话时,仿佛前一刻刚刚和沈从文交谈完,满是新鲜的感受。金介甫当时带了简易录音机,沈从文颇为喜爱,后来去美国也买了一个回来。

微信截图_20181006130612.png

▲左图:1980年,沈从文和金介甫,一对异国忘年交在长城。右图:1980年,金介甫和沈从文在香山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