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句子速递平台 第一时间了解互联网的新鲜句子。
当前位置:主页 > 娱乐经典 >

她的离世,代表中国流行音乐启蒙时代成为记忆

发布时间:2019-07-23 16:44 类别:娱乐经典

7月19日,素有“银嗓子”之称的著名歌手、制作人姚莉在香港去世,享年96岁。至此,活跃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老上海的“七大歌星”全部与世长辞,这批中国最早的流行音乐明星所留下的百年歌声,也就此奏出了终响。


姚莉。

1927年,上海滩的娱乐产业仍被梅兰芳、周信芳领衔的京剧艺人们统治着,而一家名为Pathe-Marconi的法国唱片公司,带着冒险精神悄悄地进入了这个神秘的东方市场。这家公司在1928年推出了黎锦晖作曲、其女黎明辉演唱的《毛毛雨》,并凭借这首歌的走红而在上海站稳了脚跟。根据音译,中国听众亲切地赐予了这家公司“百代”的吉祥名号并延续至今。在2000年代,百代麾下囊括蔡依林、孙燕姿、张惠妹等大牌女歌手被称为天后宫,而老上海时期的百代也毫不逊色,在上海最受欢迎的“七歌星”中,百代坐拥白虹、周璇、姚莉三席,可谓彼时中国流行音乐的第一厂牌。

 

与白虹、周璇相比,出生于1922年的姚莉年龄最小、出道最晚,在彼时的上海滩上,相较于拥有“歌后”和“金嗓子”名号的两位师姐,姚莉无论是在样貌还是排场上都显得朴实低调,也不像她们有着丰富的影视资源。但这位来自上海的本地姑娘一开口,却有着晶莹优雅的音色和灵巧的转音,在当时录音还无法分段录制的情况下,她依然能在每一句的演唱中展现出轻巧漂亮的演唱技巧。相比于音色甜蜜华丽的周璇和充满成熟韵味的白虹,姚莉凭借这种“小清新”的音色成功地拉开了区分度,并一跃成为了全上海一线的女歌手。由她独占的名号“银嗓子”虽然不像“金嗓子”那般华美,但却也散发着自己洁白优雅的光泽。

13岁时,姚莉就在周璇和严华的发掘下进入了百代唱片,白虹悉心地指导她的声乐,并教她国语。在师姐们的呵护下,姚莉推出了《卖相思》《春风吻上我的脸》等几首颇受欢迎的歌曲,到16岁时她已经能每个月收入20元大洋的巨款,让家人享福。1940年,18岁的姚莉在周璇的电影《天涯歌女》中献唱插曲《玫瑰玫瑰我爱你》,迎来了职业生涯中最高光的时刻。

 

姚莉在百代唱片出的专辑封面。

在中国漫长的流行歌曲历史上,始终在追随着西方的脚步,而《玫瑰玫瑰我爱你》却极其罕见地实现了对西方乐坛的逆向输出。《玫瑰玫瑰我爱你》不单在上世纪40年代和《夜上海》并列为这一时期上海滩的代表性流行曲目,更是在1951年被美国歌手弗兰奇·莱茵翻唱为英文歌曲《Rose Rose I Love You》。不但被翻唱,这首兼具西方流行音乐构架和东方旋律气质的金曲更是受到了美国听众的强烈欢迎,在美国公告牌百强榜上一度位列前三。这几乎是华语流行音乐在西方乐坛最高光的时刻,也有力地证明了在某一个时期,中国流行音乐曾经达到过与西方足以比肩的高度。

这首歌的作曲者陈歌辛虽然在沦陷时期不得已为日伪做过一些作品,出现过立场上的摇摆,但二战结束后,他又第一时间写下了经典的《恭喜恭喜》来表达战争结束后那种悲喜交加,重拾生活的心情。而这一次,又是姚莉用她的银嗓子演绎了这首经典歌曲。虽然我们现在听到《恭喜恭喜》都是在春节期间的喜庆场合,但在姚莉的版本中你才会发现它原本的真意。她的声音轻柔、温暖又带些忧伤,如同穿透乌云的阳光,抚慰着战后人们的心灵。

相比于逐渐转向戏剧舞台的白虹和英年早逝的周璇,1950年移居香港的姚莉将自己的音乐事业精彩地延续了下去。香港时期的姚莉吸取了欧美歌手的唱法,形成了更加成熟的演唱风格,此外她还为大量的港产电影配唱,和同为“七歌星”的白光一起,将上海先进的音乐和娱乐理念与经验带到香港,推动了当时香港文化产业的发展。

姚莉鲜少参演电影,但时常为电影配唱的工作方式令她成为了中国最早期也是最受欢迎的“OST(电影原声音乐)”歌手,而同时,她也是一名非常少见的女制作人。在与哥哥姚敏一起在香港发展期间她就常常在工作中对其他歌手的演唱提出有益的建议和指导。

《一百年的歌声》中的姚莉谈论音乐制作。

 

在纪录片《一百年的歌声》中,姚莉流畅地对流行音乐的制作流程发表着见解:“流行音乐是要作曲家先写曲子,然后告诉词作者我这个旋律是苦的。如果先写词,就不太好写。”姚莉所说的这一套流程直到现在依然是大部分华语流行歌曲的标准创作流程。尽管哥哥去世之后姚莉就退出了歌坛,但1969年百代依然要极力返聘她成为公司的监制,这对她作为唱片制作者的水准是一种极大的认可。在港台,以邓丽君、徐小凤为代表的诸多七八十年代歌后都以姚莉为偶像和导师,这位跨越了不同时代的第一代华语流行音乐人,将她的年华献给了华语流行音乐的传承。

 

姚莉的离去是那个遥远而又梦幻的年代的最终落幕。“以前的歌手,没有互相的嫉妒,好像一个家庭”,姚莉说,而她传奇的生涯也为这个家庭的延续和发展做出了长久的贡献。她银色的嗓音,描绘的是中国流行音乐金色的年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