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句子速递平台 第一时间了解互联网的新鲜句子。
当前位置:主页 > 娱乐经典 >

新一代娱乐营销,都搞到闲鱼了

发布时间:2019-08-25 18:18 类别:娱乐经典

闲鱼买的衫,在闲鱼追的剧

时至今日,服化道已经成为观众衡量剧集质量的重要标准。再去租横店千篇一律的戏服显然糊弄不了今天的观众,但每年这么多影视剧,都搞“剧抛型”服装道具,也确实是巨大的浪费。

虽说服装市场上会有剧组和服装店铺对戏服进行循环售卖和转租,但整体环境缺乏秩序和保障。据暮江透露,如果不是专门研究的人,面对混杂出售的戏服,很难确定物品出处。在他看来,最令人遗憾的是:当服化道和剧集文本完全割裂后,物件蕴含的故事随之消失,价值也大大下降。

而在闲鱼这类明确绑定剧集IP的义卖活动中,不但避免了影视道具闲置导致的资源浪费,还成功拉近了观众和影视作品的距离,打破了荧幕形成的次元壁。就像在闲鱼卖闲置的明星一下子变得亲切,在闲鱼卖道具的剧组,也立刻变成可以拉家常的对象。

以《长安十二时辰》义卖为例,闲鱼在微信、微博等平台发布预告和抽奖活动后,演员粉、角色粉就迅速到场,更制造了“买到道袍,四舍五入李必就是我的”“舆图流落民间,张小敬又该上班了!”“点击加价,有机会获得长安宝物”等搞笑段子,迅速将话题热度辐射至更多路人。

其中就不乏因好奇心围观的用户,在感受了“长安”的服饰文化和剧粉的无限热情后,转头加入了补剧阵营。像硬糖君这类囊中羞涩的陪跑者,没能成功拍下心仪道具,则只能二刷三刷聊以自慰。毋庸置疑,闲鱼的义卖活动做大了《长安十二时辰》的长尾效应,让剧集在收官后仍通过这种“营业”方式保持热度和“出圈力”。

事实上,闲鱼道具义卖已是一个被反复验证的影视宣发新模式。《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剧版热播期间,闲鱼就曾联手优酷进行戏服拍卖,大批网友化身“桃花粉”。《那年花开月正圆》上线后,闲鱼联手江苏卫视将孙俪戏服拍出了 2 万高价,带动了影视道具收藏热。

而既然是“义卖”,比“卖”更突出的其实是“义”字。闲鱼的系列义卖活动在实现资源优化、助力作品出圈的同时,也发挥着重要的社会公益价值。此次闲鱼X《长安十二时辰》的义卖活动,最终达成 8 万余元成交额,被全部捐赠给共青团陕西省委下属的陕西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用于西安市未央区大明宫小学的民乐教室建设,并以此呼吁大家关注民族传统文化的继承与发展。

影视道具义卖的成交额普遍不大,但这就类似芭莎慈善晚宴,本质是一种注意力经济。其品牌曝光、娱乐营销、社会影响力的价值,远大于捐款额度本身。而仔细观察今天的闲鱼,我们不难发现,闲鱼的娱乐战场早已展开。

娱乐营销,闲鱼新战场

以去年明星纷纷闲鱼出手闲置物品、被群众“曝光”疯狂吃瓜为重要节点,闲鱼在娱乐话语里的存在感日强。再经由闲鱼本身的有意深化运营,如今,星粉生态、潮流文化和兴趣圈层已经成为闲鱼的全新标签。

“闲鱼”人设第一人,必须提到开山祖师沈梦辰。她在微博分享自己的闲鱼交易经历,网友顺藤摸瓜找到了沈梦辰的闲鱼号,意外发现了她和杜海涛的搞笑互动。“海涛送礼,梦辰贱卖”的现象,催生了经典出圈新词——十动然鱼,更引发了一场大众对情侣送礼的大讨论。

在闲鱼世界里,路人看到了兢兢业业的卖家沈梦辰。她每条商品信息都认真编辑,甚至不惜打出“杨幂同款”的吸睛字样。认真有趣的卖家形象,让沈梦辰扭转了路人口碑。很快,就像此前爆红过的“小红书”美妆人设一样,“闲鱼”接地气人设成为明星自我营销的新方式。

明星们的激情运营,也让粉丝们找到了和明星互动的新方式,带动了饭圈集体“移民”。一来,她们能在闲鱼上看到偶像生活化的一面,打破了明星光环自带的身份隔阂;二来,运气好的粉丝还能和偶像对话砍价、留言翻牌,走向“粉生巅峰”。

明星用户和粉丝用户的需求都如此强烈,闲鱼也迅速出手,进行了产品升级。闲鱼开设了“明星好物”板块,沈梦辰、张雨绮、朱丹和胡海泉等 70 多位明星入驻,吸引了数千万粉丝关注。

在明星好物里,明星可以通过图文和直播的形式,全方位分享自己的审美品味和购物经历,同时探讨和解答粉丝的疑难问题。遇上涨粉百万、生日等重要时刻,明星还会在闲鱼给粉丝发放福利。